编者按:经过多年发展,我国已初步建立起包括基本养老保险、企业(职业)年金、个人商业养老保险的三支柱养老保障体系,但该体系的发展呈现不均衡态势,并未跟上老龄化的步伐。2021年12月17日召开的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二十三次会议对于养老保障体系的进一步发展提出了全面要求,并审议通过了《关于推动个人养老金发展的意见》,这也预示着我国养老保障体系第三支柱将进入全新的发展阶段。那么,我国建设个人养老金制度面临的核心挑战是什么,与美国相比,我国的个人养老金制度框架及发展水平如何;美国有哪些经验和教训值得我们学习借鉴;未来我国个人养老金制度该如何发展。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金融研究所保险研究室主任、研究员田辉对此进行了深入分析。

问题一:目前,我国建设个人养老金制度面临的核心挑战是什么?与美国相比,我国的个人养老金制度框架和发展水平如何?

田辉:个人养老金也叫第三支柱养老金,是指由居民自愿发起建立的养老储蓄计划,与政府养老金、企业养老金共同构成一国多层次、多支柱的养老保障体系。美国是先行者,其个人养老金制度运行至今已近半个世纪,覆盖人数、积累资产等指标名列前茅。我国无论是制度建设还是市场实践都处于起步阶段,建设个人养老金制度面临的核心挑战是:如何有效激发居民积极性以便在较短时间内动员起充足的养老专项储蓄,形成雄厚的养老财富储备。美国在这方面有先进的经验和值得借鉴的教训,能够为我国优化个人养老金制度设计提供参考。

(一)我国个人养老金框架构建与美国相似

改革开放以来,我国开始个人养老金的市场实践,并以人身保险公司向居民销售两全保险、年金保险等产品为主导形式。2018年后,我国个人养老金发展显著提速,实现多项历史性突破。例如,延税型养老保险和专属商业养老保险先后启动试点;基金管理公司获准发行养老目标基金;银行理财子公司获准试点养老理财业务。从近年的发展动向看,我国与美国在个人养老金制度框架方面存在相似之处。

1.与第一支柱、第二支柱差异明显

中美两国个人养老金制度本质上都是分为缴存、投资、领取三个阶段的养老专项储蓄计划。即居民在工作年龄定期储蓄,汇集起来的资金交由金融机构管理,用于投资股票、基金、保险、大额存单等各类金融产品,积累的资金一般在退休后方能领取。与第一支柱、第二支柱相比,中美第三支柱养老金均具有如下特点:(1)不受雇佣关系限制,几乎人人都可参与,适合人群范围广。(2)缴款和投资回报形成的权益完全归属于个人所有,不涉及社会共济职能。(3)汇集的养老储蓄多是长期资金,有利于促进资本市场发展。

2. 以税收优惠作为撬动市场发展的杠杆

美国个人养老金制度肇始于1974年,标志是引入了能够享受税收递延优惠的个人退休账户(IRA)。其后,随着税优形式日益丰富和力度逐渐加大,个人退休账户快速普及。目前,美国个人养老金产品依据是否有税优支持划分为两大类,有税优支持的产品占大多数。例如,截至2021年一季度末,美国目标日期基金合计规模为1.7万亿美元,其中85%都是由税优政策支持下的养老基金持有的(个人退休账户持有18%,雇主退休账户持有67%)。与美国类似,我国自2018年5月1日起在上海等三地启动了个人延税养老险试点,允许购买商业养老保险的投保人在个税前列支保费,等到将来领取保险金时再缴纳个税。这是我国出台的首个明确针对个人养老金产品的支持政策,目的是希望通过税收递延优惠增加商业养老保险产品对居民的吸引力。

3.个人养老金市场运营主体涉及多种金融机构

在美国,运营和管理个人退休账户的金融机构包括银行和非银行金融机构两大类。我国在2018年之前主要由人身保险公司担当个人养老金市场主要运营者。近年,非保险机构也在监管推动下正式介入该领域。2018年3月证监会发布《养老目标证券投资基金指引(试行)》,允许基金管理公司向居民出售旨在满足养老需求的目标日期基金与目标风险基金。2021年9月15日起银保监会选择4家银行理财子公司在4个城市开展养老理财业务试点,表明我国银行业正式成为个人养老金产品的提供者。